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网上收获的妈妈和少妇
网上收获的妈妈和少妇

网上收获的妈妈和少妇

作为一个FM爱好者,我的业余生活一大半的时间是在网上渡过的,家园里是我停留时间最长的网站,我喜欢那里的无拘无束,可以尽情敞露心扉,不会有人说你是变态。- 在聊天室里,我也努力在寻找我的女王,直到有一天认识了只有二十多岁的女人珊册,她说她发现自己有这个爱好是偶尔在一个网站里看了一篇有关这方面的文章,也许是- 我的谈吐吸引了她,那天我们聊了很久,并没有像别的人那样只是有网上找刺激,而是谈了许多关于这方面的感受,并相互留下了QQ号。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们常在网上- 交流,相互之间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她说她不喜欢暴力倾向的FM,认为那样只是一时的性刺激,过后有种犯罪感,再也没有激情了。她喜欢从精神上的侮辱M,让M从内- 心里对自己崇拜,听从于自己,刚好我也喜欢这样,所以再以后的交谈中,我们相互约定改变双方的称呼,她要我叫她妈妈,叫我小狗狗或乖儿子,虽然这样我感觉对不起- 生我养我的母亲,但一想到要对一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女人叫妈妈,那种屈辱带来的兴奋便占据了上峰。再下来有些熟悉了,我给了她自己的地址,除了因为她说她要给- 我邮来些礼物,还有我感觉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不会对我造成伤害,虽然我也想在现实中拜见我的女孩小妈妈,可她不答应,说是也许见了面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放开了- ,也许就没意思了。

  中午下班终于收到了快递公司送来的女孩的礼物,幸好同事们都去吃饭了,我欣喜若狂的打开包装,里面竟然是一双精美的淡灰色长筒薄丝袜,还有一张便笺,上面写道:- 乖儿子,这是妈妈特意为你买的丝袜,妈妈只穿过一次,上面应该还有妈妈脚上味道,希望小狗狗喜欢。妈妈希望小狗狗将妈妈的丝袜系在你那小东东上,好时刻感受妈妈- 对你的关怀。现在妈妈在QQ上等你。

  我立刻捧起丝袜将它蒙在自己的脸上,的确,丝袜上还残留着女孩的味道,那是少女独有的淡淡的清香,像刚刚绽开的花朵散发的香味,我大口大口的深呼吸,想将丝袜中- 的香气全部吸入到肺里,脑中想象着女孩将玉足踩在自己的脸上。

  就这样过了有十分钟我才想起应该上QQ了,连忙连线,女孩已经在上面了。

  “呵呵,”女孩笑了,“乖儿子,礼物收到了?喜欢吗?”

  “喜欢,谢谢妈妈。”我连忙表达自己的谢意。

  “喜欢就好,不和你多说了,我要去吃饭了,回头网上再说吧。”说完就离线了。

  是呀,我也该去吃饭了,下午还约了个客户谈个合同,我匆匆忙忙将女孩的丝袜揣进衬衫口袋出了公司。

  ‘紫云轩’离我们公司大厦不远,这里的饭菜很合我的口味,只是不知是什么原因,这的顾客总是不多,一直以来老板都说他只能惨淡经营,别说赚钱,只够糊口,要不是- 他爱好厨意,经营餐馆一直是他的理想,也许早就关门了。

  进到‘紫云轩’,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少妇立刻就将我的目光吸引住了,她穿了一条白色及膝长裙,肉色的长丝袜包裹着匀称的美腿,白晰的小脚上蹬着双白色系带高跟凉鞋- ,虽然她的容貌算不上特别出众,但那种高贵的气质,得体的举止,清纯的打扮又将你的眼球牢牢的拴住。

  我隔着她两张桌坐下,靓丽的身影及秀美的玉腿尽收眼底,我真正体会到什么是秀色可餐。这顿饭吃的很香,一边是美女,一边是可口的食物,我的眼睛和胃口都得到了极- 大的享受。

  再下来一个星期的日子就是在网上与女孩小妈妈的调情,还有就是每天中午与那位美女的‘不期而遇’。之所以说调情不说是调教,是因为女孩小妈妈从不以命令的口气与- 我聊天,每次都是以温柔的尽乎母爱的口吻对我说,例如“乖儿子,想不想妈妈呀?”“小狗狗,想不想舔妈妈的脚呀?”“妈妈的脚香吗?” 等等。而每天中午我都要去- ‘紫云轩’吃饭,是因为我总想看到那美丽的靓影,那靓影已经深深刻入我的脑海,而那女孩也每天都去那吃饭,我不知道是不是她也注意到了我。

  女孩小妈妈又给我邮来一双她穿过的黑色长丝袜,晚上在网上,她叫我将上次送的淡灰色丝袜系在小弟弟上,黑色的丝袜系在脖子上。我将袜间含在嘴里,一边品尝小妈妈- 的味道一边与她聊着。

  “乖儿子,有没有听妈妈的话呀?”

  “当然有了,妈妈叫我用您的丝袜栓好小东东,另一双系在脖子上,小狗狗当然照做了,小狗狗哪能让妈妈生气呢。”

  “呵呵,妈妈又看不到,你想怎么骗妈妈都成啦。”

  “没有骗您啦,小狗狗怎么敢骗妈妈呢。”

  “嗯,真乖,回头妈妈赏小狗狗为妈妈舔脚,好不?”

  “谢谢妈妈。”

  “现在,小狗狗,妈妈想和你说点妈妈的心事,你想听吗?”

  “您说吧,小狗狗仔细听着呢。”

  “乖儿子,就会哄妈妈开心。好了,说正经的,妈妈其实有同性恋的倾向,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虽然她已经三十四岁了,大了妈妈足足十一岁,比小狗狗还大四岁,但她- 也很崇拜妈妈,很爱妈妈,很听妈妈的话,并不反对妈妈交异性的朋友,妈妈的性取好她也知道,总是尽量满足妈妈,她也从不阻止妈妈与小狗狗的交往,她知道,妈妈和- 乖儿子只是在网上交流,不会见面的。妈妈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快乐,可近几天,妈妈好像又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虽然妈妈并不认识他,只是每天都能碰上一面,但妈妈- 真想结识他,想和他交朋友,你说妈妈再碰见他直接提出结交好吗?”

  我沉默了一分钟,说实在的,而近一个月的交流,我也有些爱上这个女孩小妈妈了,要说以前是为了寻找一些刺激,现在则是真正想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叫她一声妈妈,想- 在现实里成为小妈妈的乖儿子,乖狗狗,整天腻在小妈妈的脚下撒娇,但她不同意见面,可见她还是很顾忌她女朋友的感受的。为了小妈妈开心、快乐,我说出了自己的意- 见,“妈妈,其实人的一生就是为了快快乐乐的生活,小狗狗想,只要妈妈开心快乐,那就去做吧,何况您说您的女朋友并不反对您结交其他朋友。”

  “真的吗?小狗狗也这样想的?我女朋友也是这么对我说的,既然你们大家都这么说,那我决定明天就去行动。好了,我女朋友打电话约我去泡吧呢,乖儿子,谢谢你的意- 见哟,妈妈明天再赏你一件礼物,不过你收到后,妈妈要你穿上,不然妈妈会生气的哟。呵呵,晚安小宝贝。”

  躺在床上我想着小妈妈的话,我不反对两个女人之间的爱恋,我认为那是美好圣洁的,但我不希望小妈妈身边有一个男性的伴侣,因为我希望如果有的话,那也应该是我。- 这时另一个美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对了,既然她不让我与她见面还要去找另一个男性伴侣,我为什么不去追求自己的快乐呢,我决定,明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就要去追求自- 己的快乐。

  临近下班,我收到小妈妈的礼物,偷偷打开一看,哇,是条粉红色的薄纱小内裤,这回便笺上写着:乖儿子,这是妈妈昨天穿过的内裤,是不是特高兴呀?

  妈妈希望你收到- 后立刻穿上,仔细感觉妈妈的味道,然后晚上在网上告诉妈妈。

  我感觉胯下有些异样,拿着小内裤跑进了厕所。

  穿着女式小内裤的感觉真的不知该怎么形容,小弟弟被紧紧的包容在里面,想冲破束缚,但又摆脱不了束缚,那种想得到解放,而又无可奈何的感觉真的是很兴奋。

  今天那女孩没有先我而到,坐在‘紫云轩’的老位置上,我静静的体会小内裤带给我的快乐等待着女孩的出现,真的是很矛盾,一方面我将自己真实的一面暴露在未曾谋面- 的女孩小妈妈面前,而另一方面,我又想着一次美丽的邂逅。

  美丽的身影又出现了,今天她穿的是一件黑色及膝长裙,黑色的长丝袜,加上一双黑色的小靴子,美丽的秀发散披在肩上,显得又可爱又刁蛮,真是让人爱死了。更没想到- 的是她居然没有坐在她常坐的老位置上,而是直接坐在我的对面,“先生,你好,这几天吃饭老是碰见你,我想这大概就是缘分吧,能认识一下吗?”

  “哦,”我连忙喝了一口水掩饰住自己的激动,我今天下定决心要说的话居然被她先说了,“是呀,这几天老是碰面,真的是有缘分,我叫晓东,就在旁边……”

  还没等我说完,女孩失声叫道“晓东?你说你叫晓东?”

  “是呀,怎么?”

  “咯咯,没什么,我也认识一个叫晓东的,不过我们只是网上的朋友。我叫珊珊,你好,”说着伸出纤纤玉手。

  “您叫珊珊?”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面前的这位一直吸引我的眼球的美丽女孩就是网上一直不愿意与我相见的小妈妈?我有些不敢相信,“您是说您叫珊珊?”

  “是呀,”女孩好像也有点明白了什么,低声问我,“你是不是今天有收到过包裹呀?”

  看来是真的了,面前这位漂亮的令我心动的女孩真的是我在网上一直叫妈妈的珊珊,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四周,没有别的顾客,只有老板一个人纳闷的看着我们,可能是他见- 我们俩一周以来一直是各吃各的,好像各不相识,但今天又坐在一起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是收到一个包裹,”我低声的回答。

  “咯咯,”女孩笑了,捋了一下耳边的长发,“是不是**公司送来的?你们公司是不是叫****?你的QQ号是不是*******?”

  “是的,”我有点不知所措,悄悄低声回答。

  “咯咯,”女孩笑的更开心了,“原来你就是我那没见过面的乖儿子,看来咱们真的是有缘,昨晚还跟你说想认识一个几天来一直碰面我喜欢的男人,原来就是我的乖儿子- ,小狗狗。其实我们公司就在你们公司的大厦里,你给我你的地址后,我就一直注意着大厦里的人,猜想哪个是我的乖狗狗,直到在这里遇见你,慢慢有点喜欢上你了,没- 想到,我喜欢的居然就是我的小狗狗。咯咯,这样就好了,我女朋友不会吃醋了。”

  就这样,我们边吃饭边聊着,期间女孩不停的用话语羞辱我,说什么乖儿子,见到妈妈了高兴吗?喜欢不喜欢妈妈送的礼物?妈妈今天送的礼物有没有穿到身上啊?听到我- 说穿着呢,她更高兴了,“那今晚去妈妈家吧,妈妈要检查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现实中叫一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女孩妈妈并不是那么容易,要不是在网上有所训练,再加上她不停的用言语刺激我,可能我真的叫不出来,但第一声过后,下来就容易多了-.“谢谢妈妈,晚上下班后,小狗狗在大厦门口等您。”我已经不再拘束了……

  下班吃过饭后,我跟随着女孩回到她的家里,关好门,女孩微微抬起腿,“乖儿子,妈妈今天好累哟。”

  我立刻心领神会,跪下身来,为她脱去靴子,换上一双黑色的半高跟凉拖,丝袜包裹着的玉足淡淡的清香传入我的肺腑。

  “咯咯,真乖,”女孩笑着拍拍我的头,“来,妈妈带你参观一下。”

  因为在网上我们的交流使我明白我应该怎么去做,于是我跪在她的身后,跟随她爬进屋去。看着眼前的玉足,我努力克制着自己不扑到她脚下去亲吻那一双尤物。

  “这是妈妈的客厅,那是妈妈的厨房,那边是妈妈的洗手间,再那边是妈妈的客房,来,进来,参观一下妈妈的卧室。”

  女孩坐在床边,我爬到她的脚下,“怎么样,妈妈的房子布置的还好吧?”

  “嗯,妈妈的房间布置的好淡雅。”

  “小狗狗的嘴可真甜,”女孩轻轻拧了一下我的鼻子,咯咯的笑了。

  我扭头看见了床头柜上摆放着的一张照片,照片里女孩正低头拥吻一个三十岁左右漂亮的女人。

  “她就是妈妈的女朋友雅丽,是个空姐,和你一样是妈妈的最爱。她今天飞昆明了,明天你就能见到了。”女孩看见我目光的方向,向我介绍。

  “妈妈都累了一天了,小狗狗也不知道给妈妈按摩一下脚,要是雅丽在,早就给妈妈按摩了。”女孩拍了拍我的面颊向我暗示。

  “哦,对不起妈妈,小狗狗光顾着看妈妈的房间了。”我心中暗喜,终于可以接触女孩美丽的玉足了。捧起性感黑丝包容着的玉足,一边观察一边轻轻的揉着,高高的脚窝- ,长长的脚趾鼓凸凸的,第二个脚趾稍稍长于大脚趾,脚趾甲修得齐齐整整,上面涂着淡红色的趾甲油,美丽的玉足与淡雅的清香刺激着我的脑神经,我忍不住亲吻起来。

  女孩并没有在意,而是将腿略微抬高,方便我的亲吻,另一只玉足搭在我的肩上,用脚掌轻轻的在我的耳边拔弄,我受到了鼓励,停止了手中的按摩,改为用舌头在这美足- 上亲吻,舔舐。她的脚后跟有着性感的弧度,充满了挑逗,我隔着丝袜轻轻咬噬她富有弹性的足跟,舌尖快活地勾着她的脚心,可能她感到痒痒的,用脚掌在我的脸上用力- 的踩着,我并没有退缩,而是用舌头从脚底舔到脚尖,然后将她整个足尖放入嘴中用舌头搅拌那五个跳脱可爱的脚趾头,吸吮那甜美的味道。

  此时我胯下的小弟弟也已经坚挺起来,龟头已经冲出了女式小内裤的上边缘,那种小弟弟被紧缚的感觉真是美妙。

  我的舌头开始轻轻的向上游走,顺着她美丽的足踝,滑过她白嫩的小腿,停留在她的大腿内侧。

  我舌头的妙处使她有了一点感觉,她微闭双目,另一只玉足从我的肩上放下,自然下垂,正好搭在我的大腿根处,可能是小弟弟支起的‘帐篷’被她发现了,她竟然用玉足- 在‘帐篷’上磨蹭起来,这意外的奖赏使小弟弟更加膨胀。

  “扑哧,”女孩笑出声来,张开双眼看着我的双腿间,用近乎于母爱的温柔的口吻对我说道,“你不难受吗?乖儿子,把裤子脱了吧,让妈妈检查一下你是不是听妈妈的话- 了?”

  我没想到女孩这样开放,我的脸倒先红了,以前去玩小姐都不感到羞耻的人,此刻在一个女孩的脚下倒脸红了,我有些尴尬,慢慢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薄- 纱小内裤,龟头高耸在内裤的上边缘,好像一条想要出洞的蛇。

  “咯咯,乖儿子,可真听话,看你这小东西,”说着女孩用脚掌在龟头上轻轻的扫了一下,那种突来的快感直冲云宵,“穿上妈妈内裤的感觉好吗?喜欢被妈妈的内裤包容- 吗?”女孩再次用玉足抚摸我的小弟弟。

  只顾着享受小弟弟在玉足下的快感,我停止了口中的服务,直到女孩用腿将我的脖子一勾,我扑到她的双腿间,她的脸也有些微红,那是刚刚兴奋的痕迹,“快点继续呀,- 你个坏狗狗。”说完自己将裙子掀起,穿着黑色薄纱内裤的桃源出现在我的面前,少女的体香沁人肺腑。

  她已经停止了用玉足对我的小弟弟的刺激,而是将双腿都搭在我的肩上,夹了我的头,臀部微扭,迎合着我的进攻。隔着内裤已经不能再为她带来进一步的快感,她伸手- 将裙子撩到腿根,解开内裤两边的暗勾,反过来将内裤戴在我的头上,使我的鼻子正好贴在她内裤的档部,“乖儿子,妈妈的味道好吗?边闻边服侍妈妈吧,”她微带喘息- 的说道。

  “乖儿子,妈妈要去洗澡,可妈妈刚刚被你弄的好累哟,”女孩躺在床上,微笑着对我说着。

  我还能说什么呢,作为女孩妈妈的乖儿子,小狗狗,在享受了‘母爱’后,当然要尽心尽力的服侍妈妈了,“妈妈,小狗狗驮您去洗吧。”

  “真乖,真孝顺,咯咯,”女孩用玉足在我的头上轻轻点了一下,下床骑坐在我的背上…

  沐浴后,我们躺到了床上,不同的是女孩怀里抱着抱枕,而我则是将头伸进女孩小妈妈的双腿间,抱着她那丰满圆润的大腿进入了梦乡……当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射进屋内,我也张开了双眼,我没敢动,因为我的头还在女孩的双腿间,我仔细嗅着女孩那青春少女的幽香,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那香气最浓的桃源。

  女孩被我的爱意弄的痒痒的,醒了过来,“讨厌了,你个小色狼,”说着翻身将我的头紧紧的压在她的身下,使我喘不上气来,“闷死你小狗狗,咯咯,” 过了有一会才将- 腿移开。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下床为女孩换上拖鞋,“来,驮妈妈去洗手间,”女孩骑在我的背上,拍了拍我的屁股。

  我跪在洗手间的门口,直到女孩召唤我进去,“来,小狗狗,”女孩指指自己的胯下,我钻到她的双腿间,让女孩白晰的臀部坐在我的双肩上,玉足踏在我的大腿上,女孩- 一边梳洗一边不忘用她那秀美的玉足玩弄我的小弟弟,弄的我心猿意马,小弟弟剑拔弩张。

  当女孩梳妆打扮完毕,我再次被招到她的脚下,她抬抬玉腿,光洁的玉腿尽露眼底,“还不快去到衣柜把妈妈的丝袜叼来,要那条淡灰色的哟。”

  我为女孩叼来丝袜,看着她当着我的面慢慢的穿上丝袜,这美丽的场景又一次使我的小弟弟高耸起来,由于我是直挺挺的跪在她的脚下,所以小弟弟的丑态又出卖了我,女- 孩咯咯笑着用玉足在我的小弟弟上踢了几脚,“小色狗,心里又没想好事了,起来,让妈妈也给你打扮一下。”

  我光溜溜的站在女孩的面前,她把昨天穿过的黑丝袜系在我的阴囊根部,向后拉过我的胯下紧紧把另一端系在我的脖子上,“这是妈妈罚你老是不想好事的后果,咯咯,再- 把妈妈昨天穿过的内裤穿上,然后照照镜子看看漂亮吗?”

  “漂亮,谢谢妈妈,”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弟弟上双重的拘束既难过又兴奋。

  “那好,今天就这样吧,穿上衣服,咱们一起去上班吧,晚上回来,看你表现,再给你解除。”……

  整整一天,我们除了中午和晚饭时在一起外,都在各自忙碌着自己的工作,而在吃饭的时候女孩也没有要求我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只是在言谈中小声的叫着我乖儿子,小色- 狗,小色狼等。

  晚饭后我们回到女孩的家中,不再面对外面的世界,只剩我们俩个,照例,我跪在地上为她换好拖鞋,再脱光自己的衣物,只留下今早她为我打扮的‘饰物’,驮着她爬进- 客厅。

  女孩坐在沙发上,右脚架在我的肩上,左腿搭在右腿上,用丝袜玉足抚弄着我的脸,边吃着零食边看着电视。

  我极力用舌头去追逐着眼前的玉足,每一次与丝袜香足的接触都使我无比兴奋。

  “喂,”女孩手机响了,她优雅的接起电话,“什么,你已经下了飞机了,好啊,那直接来我这吧。”女孩将足尖伸进我的嘴里,让我不要乱动,“嗯,到时候有好东西让- 你看。BYE,亲一个。”女孩挂断手机,将足尖从我嘴里拔出来,“乖儿子,你雅丽姐就要回来了,来,看看妈妈需要补妆吗?”

  “不用,妈妈,您这样已经很漂亮了,足已让任何人拜倒在您的足下。”我张开嘴想再次将女孩的玉足尖含进嘴里亲吻。

  “讨厌,咯咯,你个小色狗,”女孩笑着用玉足在我的脸上踩来踩去,就是不让我的嘴碰到足尖。

  “妈妈,我是不是该去穿上衣服呀?”我想起身穿起衣服,毕竟在女孩面前我没有什么可再需要遮掩的,但马上会有另一个女人到来,我的自尊又升腾起来。

  “不用,”女孩用香足踩在我的头顶,让我无法起身,“这样就可以了,你是我的乖儿子,她是我女朋友,在她面前你不需要掩饰你的身份。”

  “是,妈妈,”我的脸又红了,虽然我明白她们的关系,但想到自己穿着女式内裤,小弟弟和脖子上又系着丝袜,赤身你发的内容是非法内容的跪在女孩面前,将要面对另- 一个女人,我的羞耻心没法不让我脸红。

  “瞧你还害羞的,咯咯,”女孩大笑起来,把足尖再次伸进我的口中,“来,吻妈妈的脚,妈妈的脚会给你壮胆的,咯咯。”

  大概三十多分钟过去了,门铃声响起,“去,给你雅丽姐开门去。”我刚想起身,女孩已经一脚踢到我的小弟弟上,“谁让你起来的,就这样去。”

  “是,妈妈。”我转身爬到门前,将门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笔直的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脚上穿着中跟黑色船鞋,顺着美腿向上,是空姐制服包裹着的迷人身材,- 再有一张稍带疲倦的比女孩还要漂亮的俏丽的容颜,乌黑的长发拨在肩上,不愧是女孩的女朋友,真的是美的让人动心。

  雅丽看到一个穿着女式内裤,脖子和下体系着黑色丝袜的赤身你发的内容是非法内容的男人跪在她的面前,也有些大吃一惊,她迅速进屋将门关好,“你是谁?”

  还没等我回答,女孩已经从屋里走了出来,“咯咯,他就是我常在网上聊天的乖儿子呀,我的乖小狗呀,你说巧不巧,也是我跟你说过的这一阵老是在吃饭的时候碰上的有- 点让我喜欢的男人。”女孩上前边介绍边搂过美丽的少妇空姐,香唇迎了上去,就是一阵热吻。

  我愣愣的跪在她们的脚下,直到热吻结束,“乖儿子,还不快给你雅丽姐换鞋,看你那傻样,”女孩用玉足踢了我小弟弟一脚。

  少妇明白了我们的关系,将玉足伸到我的面前,那种浓烈的带有少妇天然淳香的味道钻进我的鼻孔,我的小弟弟又开始‘敬礼’,使我情不自禁的偷偷亲吻了一下,刚吻上- 小弟弟就被女孩踢了一脚,“咯咯,你个小色狗,看见美女的脚就不想好事了。还有你雅丽,”女孩笑着在少妇的丰乳上抓了一把,“刚回来就勾引我的乖儿子。”

  “讨厌,我刚回来就叫你乖儿子在门口吓我,还叫你乖儿子跟我叫姐,他叫你妈妈,叫我姐,那我成你什么了?”少妇也笑着在女孩的屁股上抓了一把。

  我为少妇换好拖鞋,女孩搂着少妇走进客厅,我跟随着爬在她们的身后,看着前面两双美足,小弟弟快要被胀破了。

  “你不有时也象我乖儿子一样跪在我的脚下舔我的脚嘛,再说了,你要大他四岁呢,他叫你姐姐不正好嘛。”女孩一脸坏笑的搂着少妇坐在沙发上。

  “谁叫你的脚长的那么好看,让这么多人都拜倒在你脚下,再说了我还大你十一岁呢,你怎么从来不叫我姐,倒是我总叫你珊珊姐,讨厌死了,现在你还要长我一辈,我不- 要啦,”少妇一头扎进女孩的怀里,抱着女孩又是一阵香吻。

  我跪在她俩的脚下,不知该如何是好,看着她俩正在亲吻,我小心翼翼的捧起女孩的美足,想用舌头去唤醒她,让她知道我还在她的脚下。

  “看你,”女孩微微推开少妇,边用手抚摸着少妇的美腿,边对她说,“光顾着自己享受,把我的乖儿子都忘在一边了,来乖儿子,你雅丽姐站了一天的班机,还不为她按- 摩一下脚。”

  “是,妈妈,”我乘机捧起少妇那穿着黑色长丝的美足,将自己热烈的吻抛洒在上面,少妇的美足非常细嫩,没有一丝老茧,单从脚上来看,不敢让人相信那是双总是站立- 服务的人的玉足,脚上那特有的浓烈的香味也使我深深陶醉,我仔细的体会着这双妙足给我带来的兴奋,胯下的小弟弟又抬起了头。我偷眼向上看,少妇的双腿在女孩纤纤- 玉手的爱抚下已经微微分开,露出裙子里黑色的丁字裤,她正搂着女孩的脖子,伸出舌头双目微闭,撒娇着让女孩亲吻。女孩挑逗的用舌尖在她的舌尖上舔弄,就是不用嘴- 去吮吸,少妇急的张口含住另一个的舌头,用力的吸吮,仿佛要把她的舌头吮化一般。

  【完】